启蒙张老师

    □吴建

    早秋,霏霏细雨极散漫地飘飘摇摇,此种氛围,正适宜忆念、怀想,于是,我的回忆也就在这雨雾里展开。启蒙我的张老师从绵密的雨丝中走来,她撑一把油纸伞,穿一袭白色的连衣裙。她轻盈地走到教室门口,收伞、登台,于是全体起立,响亮的“老师好!”把窗外的雨雾震得晃荡着。她站在讲台上,掏出一块蓝底白花的手帕,轻轻拭去额上沁出的汗珠,然后挺着胸,脸上努力做出矜持与严肃,可是笑意却不经意地从嘴角溢出来。

    张老师嗓音甜美,普通话纯正。她的开场白被雨水淋得潮潮的,软软的,滋润着几十个心田饥渴的孩童。

    听张老师讲课,是一种莫大的享受。每天,张老师带着她那醉人的芬芳走上讲台,走进我们中间,在她的引领下,我们成了课堂的主人,成了课文中的小精灵。她想方设法创设情境让我们进入到作品中的角色里去,一道品味作者的喜怒哀乐。我们心中那把生锈的铁锁被张老师那奇妙的金钥匙打开了,一个个沉醉于知识的海洋里。

    无事时她夹着书本倚门含笑,欣慰地看着座位上埋头作业的学生,那神情如痴如醉。我在位置上偷偷地望着张老师,觉得此时面颊微红的她是世界上最美的人了。下课后,张老师陪我们玩,还教我们唱歌、跳舞。

    最有吸引力的还是张老师的一块蓝底白花的手帕。当我们玩耍得满头大汗时,她用手帕替我们擦汗;当我们哭闹时,她用手帕给我们拭去委屈的泪水。

    记得有一堂我终生难忘的作文课。那天老师依旧从雨帘中走进教室。她讲解了习作要点后,便叫学生上台说素材。我心里“咚咚”直跳,生怕老师喊到我,因为我最怕作文了。可老师偏偏叫到了我。我站在讲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教室里静极了,同学们的眼睛都盯着我,我的脸上沁出了汗珠。这时,张老师走近我,拿出那块飘溢着芳香的蓝花手帕,轻轻地替我抹去脸上的汗水,慈爱地说:“别紧张,慢慢想,你一定能行的!”一股清香涌入脑际,我似乎清醒了许多。终于想出来了,我轻轻地说了许多话。张老师一边听,一边微笑着鼓励我“嗯,讲得不错!”“好,你真棒!”我说完后,她弯下腰,把我搂在她温暖的怀里,充满爱怜地端详着我。忽然,她忘情地在我的小脸上重重地亲了一口,全班同学受到了感染,欢呼着鼓起掌来,我也被这弥足珍贵的奖赏兴奋得忘乎所以。从此,我爱上了文学。直到今天,一想起那情景,我就脸庞发烫,一股淡淡的芳香,便幽幽地在心间弥散开来。

    跟夏天刚刚告别,转眼即将落叶满地;跟酷热才说再见,转眼又是秋雨绵绵。而今,师范毕业的我,也在母校从事着为人师的工作。在时过境迁的今天,孩子们早已用上了纸巾,但我还是准备了一块手帕,为孩子们抹去阴云,擦开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