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医生报警挽救生命说开去

    □唐雅冰(中江)

    9月28日,海南省乐东县人民医院要为一名宫外孕女子动手术,但其丈夫拒绝手术,多次协商无果,医生无奈报警,男子才在手术知情同意书上签字,医生立即对患者进行抢救,挽回了一条年轻的生命。

    看到这里,笔者想起8月31日陕西榆林产妇坠楼身亡事件,孕妇无法忍受自然分娩的痛苦,多次要求剖腹产却被家人拒绝,最后跳窗自杀,一尸两命。

    前后两件事,一件悲剧结尾,一件高兴收场。我们都不由为乐东县人民医院点赞,为他们对工作的尽职尽责、对生命的尊重而点赞。这两件事留给我们的是无尽的追问与沉沉的思考!患者生命的选择权究竟应该交给谁?

    《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33条规定“医疗机构施行手术、特殊检查或者特殊治疗时,必须征得患者的同意,并应当取得其亲属或者关系人同意并签字”。这写进条例的文字非常清楚地注明了,实施手术签字的前提,这为解决医疗纠纷、缓解医患关系提供了法律的依据。殊不知,在其执行的过程中,冰凉的制度却遭遇了生命的拷问、遭遇了医生职业操守的挑战、遭遇了家属是否配合医院工作的冷酷现实。因为家属不签字而出现患者死亡或者病情加重的事情已经不是一例两例。任何时候,生命应该都属于第一位,任何人都没有直接或者间接剥夺别人生存的权力,哪怕最亲近的人也不行!然而,因为家属的不信任或者隔行的不了解,抑或其他什么原因而拒绝在手术通知单上签字,这不但增加了重病或者特殊病例患者的痛苦,还有可能将之推上不归之途,想想也不禁令人脊梁骨发冷。

    试想:如果陕西榆林产妇家属当初在剖腹产手术通知单上签上“同意”二字,现在一家人捧着粉嫩的小生命肯定是其乐融融;如果乐东县人民医院的医生听从家属的要求任由孕妇转院,可能又是一条年轻生命的过早消失。可是,生命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在选择面前,患者显得那样的无助与无奈,自己的生命,自己无法做主,自己的手术单,自己不能签字同意!乐东县人民医院的医生对那位患者的丈夫说的那句话让人拍手叫好:“你老婆虽然嫁给了你,但是她的生命还是她做主,你不能阻拦我们抢救。如果因你阻拦抢救,造成你老婆的死亡,你就触犯法律了。”这句话在女人们听来真的是暖心暖肺,然而即使医生说得那样的义正严辞、铿锵有力,却依然没有立即给患者动手术的权力,最后不得不依靠警察来维持秩序才得以让手术顺利进行。这是制度的悲哀,也是患者的悲哀。

    任何一个生命都值得尊重,任何一名患者,都有为自己选择的权力!如果某一天,患者对医生说一声:“我的生命我做主,请为我治疗!一切后果我自己承担!”医生就可以抛却束缚,尽心尽力救死扶伤,那该多好!

    说到这里,我们是不是觉得手术时亲属必须签字的条例该改一改了呢?庄重的法典和党章都可以应时改动,手术条例为什么不可以改为危及生命的时刻由患者本人签字做主呢!只是在场的程序应做到阳光合法,以避免其他有违法律的事件滋生。因此,我借助本文为绝大多数妇女患者代言,期待着更温暖更珍爱生命的医疗抢救条例出台,杜绝陕西榆林产妇事件的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