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近小安

    □胡佑志

    在我打工的这座小城,我选择在厂区不远处租了一间民房,刚住进去没有几天,房东的自来水就处于瘫痪状态,无奈之下,我只好在邻居家寻找水源。

    隔壁王婆婆家有自来水,“王婆婆,我可以在你那提一桶水吗?”“可以,你拧开水龙头自己放就是了!”王婆婆热情厚道,有着农村老妈妈的淳朴。正说话间,一稚嫩的声音飘了出来:“奶奶!我饿了!”循声望去,见里间有一七八岁左右的男孩,坐在椅子上,右手缠着绷带,垂挂于胸前,另一只手慢慢翻动着书页。

    看他时,模样长得俊俏、周正,讨人喜欢,下意识断定这孩子可能意外受到了伤害。王婆婆说:“这是我孙子,小安,因学校组织一次运动会,在训练时不小心摔伤了手关节,造成关节脱臼,手术后,在家疗养。”“小安,快叫叔叔!”小安只是偶尔抬起头,短暂的沉默和那躲闪的目光。

    我问王婆婆,孩子的父母呢?王婆婆眼圈一红,告诉我,孩子的妈妈在小安五岁多的时候离开了家,从此杳无音信,儿子外出打工挣钱供小安上学,这两三年来,一直是由我和你王大叔带着孙子。这不,孩子又受了伤,你王大叔勤爬苦做,挣点油盐柴米钱,而我要照顾他,还要督促他疗养期间的学习。听到这些,我的心变得沉重起来,孩子很听话,只是见了陌生人变得不善言语。

    从这之后,一下班有空,我就到王婆婆家拉拉家常,陪小安看看书,讲讲故事,偶尔辅导一下作业。时间见长,孩子就和我亲近了起来,一见我下班路过他家门口,就大声喊:“胡叔叔好!我有道题不会做了,快来给我讲讲!”“好的!小安!”待我辅导完作业,小安露出了笑脸,王婆婆站在一旁也笑了。

    “叔叔,你好!”“叔叔你上班啦!”见了我,感叹孩子懂事的同时,也意识到他这么尊敬别人也许掩藏着一颗自我封闭的心。一天下午,我见他坐在院门口,闷闷不乐的表情,便上前和他聊天。“小安!你想同学们吗?”“不想”,“为什么?”同学们说我是没有妈妈的孩子。小安瞬间低下头来,那孤独和茫然无助的眼神令人心碎,母亲的离走,让他受到了同学们的歧视和嘲弄。

    “那你喜欢什么呀?”

    “没啥喜欢的,喜欢的要花钱!”

    听你奶奶说,你生日快到了,叔叔送你一件生日礼物,好不好?他很懂事,淡然地说:“叔叔,我爸爸说找钱辛苦,你来这里打工也不容易,我不想要!”“没什么的,小安!”小安这么懂事,只因母亲的离开被大家奚落一边,我真为小安感到命运的不公,我摸摸他的头,心里的滋味无以言表。生日那天,我精心挑选了两本小安平常喜欢的课外故事书及学习用品,当我将礼物送到他手里,小安茫然的眼神里闪烁着喜悦的亮光。

    突然接到父亲打来的电话,说家里有事,我暂且告别了小安和王婆婆,回到家中,刚到家没有几天,就接到小安的电话,电话那头,“叔叔,我好想你,你什么时候才来啊?”

    “小安!再过两天,叔叔就来啦!”放下电话,我已是血涌全身,心似乎也飞回到小安身边。我赶紧收拾行李,又走在离小安那条最近的打工路上。当再次见到小安时,他不再是孤独、茫然的样子,而是有着满满自信、阳光的笑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