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版:头条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数百鸟巢似大漠石窟
中纪委:严禁公款送年货
年底 城北城际站站前广场竣工
“啊咯” 孩子赶鸟不对鸟友来纠正
重案 杀人放火有疑点陈满冤不冤
达州 小孩扶摔倒太婆被要求赔钱
今明两日还有雨 别忘穿秋裤
国考明日开始笔试
首页 | 德阳日报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版面概览
2013年11月22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日期:[ 2013年11月22日 ] -- 头条 -- 版次:[ 01 ]
重案 杀人放火有疑点陈满冤不冤

    陈满的父母正在整理案件资料。

    陈满当年在海南的留影。(受访者提供)

    初冬的阳光透过玻璃直落在墙角一张小床上,床上摆满了各种或厚或薄的文件、材料。这堆文件、材料是年逾八旬的陈元成、王众一夫妇多年来为儿子陈满申诉奔波的见证,其中最早的一份形成已经有20年了。

    近日,在绵竹市区某小区,陈元成、王众一夫妇接受了本报的独家采访。

    圣诞凶案

    1992年12月25日,圣诞夜傍晚,海南省海口市上坡下村109号发生一起命案。一男子身受多处锐器伤害,颈动脉被割断,失血过多休克死亡。凶手将厨房里的煤气罐搬至卧室门口点燃,室内大多家具被焚毁,死者遗体严重烧损。

    勘察现场后,当地警方初步怀疑死者是德阳绵竹人陈满。这一怀疑,缘自警方在死者身上找到的一本陈满的工作证。

    陈满,男,1963年出生,德阳绵竹人。上世纪80年代末,在绵竹某事业单位工作的他与几个同学一起前往海南“闯世界”。 

    案发时,陈满在海口的同学王海涛(化名)被当地警方找去辨认死者。“我进去一看,感到死者不像是陈满。”王海涛回忆,经仔细辨认,他确认死者是上坡下村109号物业的经管人钟作宽。

    上坡下村109号当时是广元市轻化纺织公司在海口购置的物业,后来公司撤离海口,留下46岁的钟作宽管理。1992年1月起,陈满租住在这里。

    获刑死缓

    “陈满的工作证在死者身上,说明二人关系不一般;陈满与钟作宽住在一起,因经济上的矛盾搬走,在案发前两天又搬回居住;案发后,陈满去向不明。”基于以上依据,当地警方将陈满列为该案的重要嫌疑人。

    1992年12月27日夜,在自己从事装修的工作地点,正在与工人一起玩麻将的陈满被当地警方带走。1993年9月25日,陈满被正式逮捕。

    1994年11月22日,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定,陈满在上坡下村109号租住期间,因未交房租与钟作宽发生矛盾,钟作宽声称要告发陈满私刻公章等违法行为,并要陈满在当年12月17日前搬走,陈满遂起歹念。12月25日晚7时许,陈满发现上坡下村停电,并得知钟作宽即将返回四川过年,便从自己装修工地所在的宁屯大厦至案发地。钟作宽在客厅喝酒,陈满见状与其聊天,然后到厨房拿起一把菜刀,朝钟作宽头部、颈部、躯干等处连砍数刀,致其当即死亡。后陈满又将厨房里的煤气罐搬到钟作宽卧室门口,用打火机点燃焚尸灭迹。

    据此,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陈满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生。一审后,海口市检察院以量刑过轻为由提起抗诉。1999年4月15日,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裁定,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案件疑点】

    陈满多次供认也多次翻供

    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书载明,陈满犯罪事实“有现场勘查笔录、法医尸检报告、火灾事故鉴定、证人证言及现场照片、遗留在现场的物证等证据证实,事实清楚,证据充分,被告人陈满亦有供认在案,足资认定。”

    然而,在陈满家属、辩护律师及诸多当年曾与陈满一同闯海南的同学们看来,陈满杀人放火一案疑云重重。办案及审理过程中,公检法三方在证据收集、侦查审讯、法庭审判等环节均存在诸多瑕疵,难以令人信服。

    “陈满承认杀人放火是被刑讯逼供的。”陈满的父母——陈元成、王众一夫妇表示,陈满虽曾多次供认杀人放火,也多次翻供称遭刑讯逼供。

    A、作案动机模糊

    据介绍,陈满杀人放火的动机,当年被警方及检察机关、法院认定为因拖欠交房租与钟作宽发生矛盾,钟作宽声称要告发陈满私刻公章等违法行为,并要陈满在当年12月17日前搬走,陈满遂起歹念。

    “这个说法站不住脚。”陈元成、王众一夫妇称,据他们了解,陈满搬离上坡下村109号,并非因欠房租被钟作宽赶走,而是因钟作宽所在单位准备将这里承包给另一家企业,通知钟作宽停止出租。“二楼住户是16日搬走的,陈满是17日搬走的。他们搬走后这里也就没有另租他人。”

    陈满的二审代理律师当年也曾对被认定的作案动机提出质疑。首先,警方确认这一动机,缘于曾与陈满同住上坡下村109号的曾五平的证言。然而,这份证言不仅只是一份孤证,而且钟作宽向曾五平说这话的时间早在案发前好几个月,但其后一直并没有这样做。同时,陈满已知道钟作宽即将返回四川。可见,钟作宽并没有对陈满构成必须立即置其于死地的威胁。

    其次,钟作宽是知道陈满有好几笔业务款即将收回,其金额远高于曾五平证言中所提到的陈满欠钟作宽的房租金额。

    B、作案时间蹊跷

    死者钟作宽的邻居何庆刚案发后接受警方调查时证实,当晚“7点多一点,就听到我后墙那家传出两声上气不接下气的微喊,我就发现109号房间有火光,这时7点半多点。”陈元成、王众一夫妇说。陈满当年的代理律师曹铮、林义全认为,案发时间应该在当晚7点至7点半之间。

    “当时在宁屯大厦装修工地的除陈满外,还有8个人。”陈元成、王众一夫妇说,其中一个叫查采珍的证实,当晚7点刚过,陈满还在宁屯大厦指挥工人干活。而陈达华、刘德生、杨锡春等人则证实,当晚7点25分后,陈满在宁屯大厦看他们打麻将,“也就是说,陈满要去杀人放火,只有7点过一点到7点25分之间这20分钟左右的时间”。

    曹铮当年曾特意作了一个现场试验,证明往返宁屯大厦与案发地之间,至少需要14分钟的时间,也就是说,如果真是陈满杀人放火的话,他在现场的时间总共只有不到10分钟。

    “当晚现场还停电,在这样的情况下,陈满要在现场与钟作宽聊天、喝酒、吵架,然后换衣服杀人、洗干净作案凶器、搬动煤气罐放火、再换上去时穿的衣服。要有条不紊地做完这一切,不到10分钟的时间可能吗?”陈元成、王众一夫妇认为,单从这一点来看,说明陈满根本就不具备作案的时间。

    C、作案证据灭失

    “当年警方说在死者身上发现了陈满的工作证,检察院的起诉书上更是说工作证是陈满杀人后自己拿出来放在死者身上的。”查阅当年的案卷资料后,四川容德律师事务所王万琼律师对此表示了质疑。

    “如果真是陈满作案,那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企图让人误认为被杀死焚尸的是自己。”王万琼说,按照这个逻辑,陈满离开现场后就应该迅速逃跑藏匿。然而事实上,有多个证人证实,案发当日至被警方收审,陈满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所在的装修工地。

    陈元成、王众一夫妇当年赶到海口旁听了该案的一审庭审。在整个庭审过程中,居然连一件物证,包括杀死钟作宽的菜刀,都没有出示过。”

    在1998年8月海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二审中,这些物证同样没有出现在法庭上。面对被告律师的质疑,警方声称因为“没有保存条件,全国卫生检查时都处理掉了。”

    同时令陈满父母和辩护律师不解的是,警方现场勘查笔录载明,在案发现场共提取了10处血痕,以及杀人菜刀、血衣、工作证等物证,但整个案件审理过程中,这些物证的血型、指纹检验鉴定都没有出示。

    “如果有,为什么不拿出来?如果没有,凭什么认定是陈满作案?”查阅当年的案卷资料,山东成思律师事务所律师伍雷、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建刚等人质疑说,当年警方勘察时曾在现场发现一副眼镜,而钟作宽和陈满二人均不戴眼镜。“那么,这副眼镜究竟是谁的?又怎么来到现场的?自始至终,相关方面均未对此深究。”

    文/图 本报记者 张嵘

    【律师行动】

    与陈满父母的生命赛跑  尽早还原事实

    自1992年12月27日夜陈满被海口警方收审开始,21年来,陈满及其家人、代理律师、同学朋友一直四处奔走,呼吁相关部门慎重对待,重审此案。期间陈元成、王众一夫妇更是向海口市、海南省及更高层次的司法机关先后递送申诉材料近百次之多,但所有疑问均未得到明确解答,只换回一次次“本案证据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度,审判程序合法”之类的回复。

    对此,陈元成、王众一夫妇表示,“我们会努力地为陈满活着,只要不死,就申诉不止。”

    本月20日上午,国内知名律师伍雷、王万琼、陈建刚等人,在成都倡议发起“‘拯救无辜者’洗冤行动”,陈满案被列为首个关注的案件。伍雷、王万琼、陈建刚等表示,“将与陈满父母的生命赛跑”,力争促成有关方面对案件进行重审,尽早还原事实。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德阳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