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版:法治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标题导航
“镇长”借钱 返乡打工仔被骗2万多
回澜镇“注水猪肉”
窝点被取缔
当年代理律师曝陈满案背后隐情
小偷行窃后等同伙
民警现场人赃并获
首页 | 德阳日报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 版面概览
2014年1月15日 星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日期:[ 2014年1月15日 ] -- 法治新闻 -- 版次:[ 04 ]
>>>《绵竹人陈满案重审申诉再启动》追踪(四) 文书送达延误 办案民警涉嫌伪证
当年代理律师曝陈满案背后隐情

    研讨会上,曹铮(站立者)向与会者介绍当年一审、二审时的相关情况。

    上世纪90年代,时任海口仲裁委员会仲裁员、海南省律师协会刑事法律专业委员会主任、海南省对外经济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的曹铮律师,受托担任陈满的一审及二审律师。

    近日,年逾七旬的曹铮接受了本报记者的采访,曝出当年陈满案背后的一些隐情。

    文书送达延误

    1994年11月9日,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处陈满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该《判决书》于1994年11月17日送达陈满。

    “陈满接到《判决书》后就向法院提出要求见律师,但法院既没有通知我们,也没有向我们送达《判决书》副本。我们根本不知道法院已经作出了判决。”曹铮回忆说,直到一个多月后,陈满父母收到陈满的来信,才知道判决已下,而这时早已过了法律规定的上诉期限。

    1994年12月23日,曹铮在看守所会见了陈满。陈满告诉他因为等不来律师,他自己写了一份《关于对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1994)海刑初字第19号刑事判决书的异议》,已交看守所干警转交法院。

    “虽然没有使用‘上诉’这个词,而是使用的‘异议’,但这份‘异议’的内容实质上就是一份‘上诉状’。”曹铮说,这样的延误在其后仍旧继续着。虽然陈满是1994年11月17日收到一审《判决书》的,但海口市检察院1994年11月13日就制作了对量刑过轻的《抗诉书》,但直到1995年4月12日,陈满才收到《抗诉书》副本,但仍未向律师送达,“我们是1996年1月20日才找到主审法官要到一份《抗诉书》副本”。

    扑朔迷离的《现场图》

    曹铮告诉记者,当年二审开庭前几天,他突然接到一男子匿名打来的电话,“该男子向我透露一个姓于的民警可能要出庭作证,这个人是1993年8月才参加公安工作的。”

    曹铮回忆说,二审庭审中,警方提出了一些补充证据,其中就有一张夹在1993年1月份的侦查审讯笔录中、“陈满亲手绘制”的《犯罪现场示意图》。这位于姓警官在二审法庭上作证说,这张图是他亲眼看见陈满画的。

    “一个8月份才参加工作的民警来证明1月份发生的事情,这难道不荒唐吗?!”曹铮说,他们当庭指责这名于姓警官作伪证。后来,警方和这名于姓警官辩称,陈满在侦查阶段确实画过一张《现场图》,但并没有附在案卷中。案卷中所附二审庭上出示的这张图,是陈满1993年9月份在预审阶段画的。

    “陈满在侦查阶段绘制的现场图为什么没有附卷?一审中为什么又没有出示?”曹铮说,陈满家人曾委托当时绵竹一位全国人大代表就此事向最高人民法院作了反映,2000年2月26日最高院回复说,海口市公安局振东分局民警证实,陈满在侦查阶段确实曾画过一张现场图,但并未附卷,也没有二审庭上出示的这张图标准。“案发后10多天画的图,没有案发后9个多月画的图‘标准’,让人难以理解。”

    记者同时也从律师团了解到,2005年,陈满父母托朋友向最高检渎职侵权检察厅寄交了《关于对警员于XX在刑事诉讼中作伪证的举报》,请求对二审中这张《犯罪现场示意图》的形成时间、用纸等进行鉴定。最高检将此件批转给海南省检察院。一年后,海南省检察院回复称还没能调到这张图的原件。此后,这件事便再没有了下文。

    文/图 本报记者 张嵘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 版权所有 德阳日报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