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乐君子当无愠
(一)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论语》杨伯峻先生在《论语译注》一书中对之翻译如下:

    孔子说:“学了,然后按一定的时间去实习它,不也高兴吗?有志同道合的人从远处来,不也快乐吗?人家不了解我,我却不怨恨,不也是君子吗?”

    细读这一翻译,依据常识,我不禁疑窦丛生:学了,然后实习它,到底是学了什么?

    孔子说的这三句话,是对谁说的,是针对什么情况而说的,文本皆无记录,这对于我们理解起来有些困难,但是如果通读《论语》一书,我们还是大致可以建构起来一个具体的场景。从三个“不亦”的反问句,我们约略可以知道孔子是在和别人辩论,是在强调身为“君子”应该是内心愉悦,外表快乐,而且对他人没有怨恨,谈的是一种生命境界,即君子人生。这也完全符合古人著述的惯例。

    学而时习之,就是学习君子之道,能够适时地践行君子之道的意思,讲的是个人“独学”,因为“学”有“觉悟”和“仿效”两个义项,本来就包含了思想和行为两个方面的转变,在学习君子之道的过程中,行为有改善,境界有提高,人会和更好的自己相遇,内心怎么会不因为悦己而感到愉悦呢!此为学而为君子的第一境界也;有朋自远方来,就是一群立志于学习君子之道的人远道来,相互切磋琢磨,进德修业,这是“群学”,《学记》中说,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如今以文会友,以友辅仁,这不是让自己的生命成长有了一个更美好的场域吗,从独乐乐到众乐乐,怎么会不喜形于色?此为学而为君子的第二境界也;人不知而不愠,此处的“人”字,不能够大而化之地理解为泛指任何人,而是特指有“权势者”——《论语》中的“人”,常常特指有身份有地位者,如“节用而爱人”“修己以安人”,同时这个“知”字,也不是一般的了解、知道,而是赏识、任用的意思,如《论语·侍坐章》中“如或知尔,则何以哉?”一问,其弟子的回答,无一例外讲的是怎么做官,因此,这一句,理解为权势者不能够赏识任用我,不给官做,但我内心没有怨恨,是因为做官之事必须求之于他人,非君子反求诸己所能,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这样内心了悟,能够审时度势,出处有道的人,不就是“君子”吗!此为学而为君子的第三境界也。

    《论语》此章,乃《论语》一书的总纲,三句话应该是一个整体,彼此有内在的联系。第一句说从师自修、勇猛精进,第二句说以友辅仁、进德修业,第三句说了悟天命、行藏在我,告诫诸生,虽然学而优则仕,是人生的一种选择,但不能够把它当成人生的唯一目的。人活在世间,终极任务只有一个——修己成人做君子,人才是目的,人格境界的升华才是生命的真正意义,唯有这样,人才可以体悟到生命的美好与悦乐——一种超越动物性,高尚悠远的悦乐。

    丰继奎